Arabic
  English
  French
  Japanese
  Mandarim
  German
  Spanish
  Portuguese
  Russian
Other languages pending on translation
 



  Edit my registration
E-mail
Password
 
I forgot my password
 
 

圣保罗学院经济学Getulio Vargas 基金会
结构主义宏观经济学发展中心



关于新发展的十项主张

 

在2010年5月24日和25日,一众研究凯恩斯学说和结构发展宏观经济的经济学家聚集在
圣保罗,就新发展主义的十项主张进行了讨论。几年来新发展主义这个名词,已经被其中的
一些人用来形容如今中等收入国家的国家发展战略,或者用于促进发展和经济赶超。

这次会议是由福特基金会资助的金融管理和新发展主义项目的一部分。由于《华盛顿共识》
失败,这个项目用于促进拉美地区的发展以及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所暴露出来的金融全球
和金融放松管制中的限制和危机。

这次研讨会是在历史上最大的金融危机之后举行的,这次金融危机显示出开放资本市场对于
率和贸易商品价格的影响.20国集团和其他个别国家正在构建金融市场所需要的监管。鉴于
一点,加上金融危机在中等收入国家的反复出现,这次研讨会的总体目标是评估新发展主义
略在促进稳定增长中的有效性。具体目标就是讨论与会者在会议之前就被告知需要考虑的关
新发展主义的十项主张。

经过两天的激烈讨论,研讨会的当地组织者被指责为了引起争论而筛选论点。最后的版本现
得到原与会者的认同。同时也得到了其他致力于经济在社会的稳定和公平中发展理念的经济
家和社会科学家的赞同

 

1 经济发展是一个利用所有可利用的国内资源去最大化地实现与技术进步相结合的可持续
的资本率累积。主要目标是提供可用劳动力资源的充分就业。这不仅应该包含提高各行业的
产力,也包括金融和连续劳动力转移到工业生产具有更高价值的商品和服务并支付更高工资
薪金。

2 市场是这个过程的主要轨迹,但是国家在提供适当的体制框架以支持这种结构的过程中起
策性的作用。这包括推动金融结构和金融机构,用于贯通由国内资源到创新发展以提高国内
值。这个框架也应包括旨在克服结构性失衡和促进国际竞争力。

3 在全球化的背景下,经济发展需要国家发展抓住全球机遇的策略。即全球经济规模和技术
习的多种来源,减小由过度强大的知识产权创新而形成的障碍,确保财政稳定,为私人企业
供投资机会。

4虽然从熊彼特经济学主张的角度看发展过程和战略工业政策是相关的,在需求方面的问题
主要的增长瓶颈会在哪里展开。从凯恩斯时代以来已被广泛认可供应量不会自动创建需求。
而,在发展中国家有两个额外的结构倾向限制需求和投资。工资低于速率增长的生产力的倾,
还有高估真实或者有名无实汇率的倾向。

5工资上升趋势慢于生产率的增长是由于一个丰富的人力供应和政治经济背景下劳动力市
的存在。除了限制国内需求,加强高收入阶层的集中,这种趋势也对生产率的长期增长起到
面影响。法定最低工资,现金转给穷人,主要是政府担保提供可供谋生的就业机会可以用来
除劳动力所得薪金不足的趋势。另外一种选择,长期高估国家货币以增加购买力是不可持续
战略。

6 发展中国家的汇率高估的周期性趋势是由于过分依赖外国资本流动形式的外部储蓄,以及
本市场开放的背景下的荷兰病和缺乏适当监管。这种趋势意味着发展中国家的汇率不仅是起
不定的,它也助长了经常性货币危机和金融市场的经常性泡沫。这还意味着出口导向的投资
会是不够的,因为汇率的长期高估,即使是最有效率的企业也不具备国际竞争力。

7荷兰病可视为一个国家永久的货币高估,由于理查德租金起源于以天然资源为基础的商品
口或以超廉价劳工为基础的出口。荷兰病妨碍了其他流通行业的蓬勃发展。它通过在“经常
户均衡汇率”(即汇率,经常账户余额)与“工业均衡汇率”之间创造薪酬——汇率允许流
产业利用先进的技术而具有竞争力。

8经济发展的资金应主要来源于国内储蓄。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公共财政体制的建立是为了
保国内资源的充分利用,特别是劳动力,金融创新和支持投资是必要的。企图通过使用外国
蓄的经常账户赤字通常不会提高投资率(按照正统经济学观点),而是加重国内债务和金融不
定性。依靠外国储蓄的增长战略导致金融的脆弱性,让政府陷入倒退的“信心建立”游戏,
且常常以平衡收支货币危机为结局。

9为了发展提供适当的框架,政府必须确保公共债务和GDP之间的长期关系,以及考虑到
要应对荷兰病对制造业不利影响的汇率。

10.为了实现长期发展,经济政策应该以追求充分就业为目标,同时确保物价和金融稳定。

 

这十点主张并不会成为全面发展的指南,而他们的本意是成为一个可以让各路经济学家都认
的命题集。这些主张应根据需要调节成为适当的组合,具体到每个家庭生产,以及社会和政
的方方面面。对于还没有谈到的全球金融和贸易体系,值得注意的是在新环境中全球化的经
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但是往往却以恶性竞争的形式出现。

赞同这些主张的经济学家并不是说他们完全赞同以上的十项主张。他们只是在理论和主要政
建议上给予支持。

 

  圣保罗  2010年9月29日

     赞同者

Agosin, Manoel
Amsden, Alice
Arestis, Phillip
Baer, Werner
Belluzzo, Luiz Gonzaga
Bhaduri, Amit
Bielschowsky, Ricardo
Blecker, Robert
Block, Fred
Boyer, Robert
Bresser-Pereira, Luiz Carlos
Bruno, Miguel
Bruszt, Laszlo
Burlamaqui, Leonardo
Carneiro, Ricardo
Carvalho, Fernando Cardim de
Chandrasekhar, C. P. (Chandru)
Chang, Ha-Joon
Chavagneux, Christian
Chick, Victoria
Chilcote, Ronald

Coutinho, Luciano
Damill, Mario
Davidson, Paul
Del Pont, Mercedes
Dymski, Gary
Dulien, Sebastian
Dutt, Amitava
Diniz, Eli
Epstein, Gerald
Faucher, Philippe
Ferrari, Fernando
Ferrer, Aldo
Frenkel, Roberto
Gala, Paulo
Galbraith, James
Gallagher, Kevin
Garcia, Norberto E.
Ghosh, Jayati
Girón, Alicia
Guillén, Arturo
Guttmann, Robert

Huber, Evelyne
Jomo K.S.
Kregel, Jan
Kupfer, David
Lazonick, William
Le Heron, Edwin
Lopez, Julio
Marconi, Nelson
Mazier, Jacques
Nakano, Yoshiaki
Nayyar, Deepak
O’Connell, Arturo
Ocampo, José Antonio
Oreiro, José Luis
Palley, Thomas I.
Palma, Gabriel
Papadimitriou, Dimitri
Paula, Luiz Fernando de
Petit, Pascal
Popov, Vladimir
Prates, Daniela

Przeworski, Adam
Punzo, Lionello
Rapetti, Martin
Reinert, Erik S.
Ros, Jaime
Rueschemeyer, Dietrich
Salama, Pierre
Sachs, Ignacy
Saywer, Malcolm
Schneider, Ben Ross
Serrano, Franklin
Sicsú, João
Stephens, John
Sunkel, Osvaldo
Taylor, Lance
Vernengo, Matias
Wade, Robert
Weisbrot, Mark
Weiss, Linda
Wray, Randall



 
   
 
 
The New Developmentalism Project - Structuralist Development Macroeconomics Center - São Paulo School of Economics of Getulio Vargas Foundation

Home    |    FGV    |    Subscribers    |    Papers on the Ten Theses    |    Contact US